2013年11月20日

自行車禮儀?禮儀有分不同車的?

當然沒有分別,臺北市最沒有禮儀的就是汽機車,至於其根本,那就扯出更大的問題了。

這段時間,UBike很方便,但是台北的馬路已經被汽機車廝殺的太不像話了,自行車上路簡直就是「活靶」,於是某些天才就想出讓自行車走上人行道,讓原本已經不太安全的人行道(機車以前就會上去),變得更不安全,且這些騎著自行車的寶貝們,把開車的習慣帶上人行道,橫衝直闖,打鈴趕人,我早就覺得,民怨要起了。

但是最近口徑對準「自行車禮儀」,我卻大大地不趕恭維,同樣的人民,禮儀還會隨時順天應人自動調整?說穿了,就是沒有禮儀,若有禮儀,都是假的。曾經有外國人說,台灣人電梯碰到都會說你先你先,但握到方向盤之後,就都是我先我先,怎麼會這個樣子呢?

因為電梯是人臉面對面,大家日後還要見面,我們還要臉,所以假個幾秒鐘,吃虧也不大(走人家後面也不怕他拿刀背後捅我!)。但是開車時躲在「鐵甲武士」裡面,手握大權,且別人不知道我是誰,不必假給陌生人看,就原形畢露了。

離題,我最喜歡觀察別人開車,這是鑑識人品的好機會,看看他們「掌權」之後的真面目。有些人開車很有品格,落落大方,有守有為,很棒,通常人格也很棒。有些人見縫就鑽,沒有警察就闖,這是小人,不適合交朋友。有些人開車大欺小,遇到更強的對手吃了虧就罵,這種人勢利,得跟他們保持距離。還有各種型態的開車方法,用以鑑人,屢試不爽。

回到路上,台北也是犧牲了陸以正先生的腿,才換到行人的一點點尊嚴,這兩年過走斑馬線過馬路時,被汽機車狠狠修理的機會「少」了一點,但巷弄裡仍然是殺氣騰騰,我有位朋友,是個法國老外,推著嬰兒車走在巷子裡,有輛賓士車緊追在後擠他好一段路,但是根本沒空隙閃邊,終於找到能閃的地方,那輛賓士車令人驚訝地沒有飆過去,反而是拉下車窗,罵完他:「你到底會不會走路啊!」,才在巷子裡飆速揚長而去,這,這有天裡嗎?

怎麼會搞成這樣?不奇怪,我常常在路上看到爸媽帶著小孩,說:「沒車,快點走」,就這樣過馬路或闖紅燈,這真是給小孩最好不過的教育了,這個小孩所有該學的都學到了,投機取巧、作弊、欺善怕惡、逃避懲罰,都學到了,將來長大能成為正直的人,必然是祖上積德有餘,尚未敗光。

這不是小事,我常說,執法,從交通規則開始,馬路上的線劃在哪裡,紅綠燈變化,都是法律,大白天在馬路上犯法不會有事,你要誰相信關起門來做壞事會被抓?於是大統油全民都分得到一杯羹。

這不是小事,當馬路上不執法,強凌弱眾暴寡,人人都視為理所當然,甚至同入,姦妄的念頭,就從最基礎的地方腐蝕了整個社會的人心,今天表面上的平和,只是因為競爭還沒有到那個程度,當有一天天災或戰亂到了沒有希望的時候,人人都會行暴。

再回到馬路上來,這些開車的人多半討厭摩托車,騎摩托車的人都很「幹」汽車,有些人有開車也有騎車,那最好玩了,開車的時候硬擠摩托車,罵他們是交通的亂源,騎車的時候卻也亂鑽,邊罵汽車惡霸,我觀察到的,只是權力與能力大小不同的傾軋,禮儀,在哪裡啊?

於是,當那些天才指示自行車走人行道的時候,權力與能力就都迫害到行人身上,可是我們別小看那些行人,他們有些是真正的弱者,但很多是平常在馬路上修理弱小的尊貴駕駛,或是掌管言路的媒體人,或是從停車場走回家的民意代表,這些自行車騎士敢對他們打鈴,真是膽大妄為,可是作為一個行人,盔甲與武器都沒有,也是弱者,反而是四面看看被自行車欺負的行人還不少,於是隔天就在媒體、議會上,狠狠地修理所有的自行車騎士!

騎自行車的人,咎由自取,但是我要說,這些騎自行車的人,根本就是同一批人民,是人民的素質就是如此,讓他們因為素質做了壞事,傷害到同一批人民,問題不在自行車,在人民!

最終最徹底的方法,還是把自行車趕出人行道,讓有輪子的都走馬路,但在馬路上規範路權,徹底嚴格地執法。

開車的人也許還是不滿意,因為自行車上馬路一定會壓縮到汽車的方便。我請問:「城市是給人住的還是給車住的?路是給車走的還是給車停的?」這些汽車已經享有太多特權了,尤其是停車的特權,常聽開車人說政府沒有給我們足夠的停車位,放屁!政府為什麼要給汽車停車位,路是大家的為什麼要給汽車停?而只要收回汽車路邊停車的特權,就可以劃出無數條自行車專用道,只要正當執法,汽機車不敢開上、停上自行車專用道,老人、小孩就敢上來騎車,君子道長,小人道消,這才是正途!

3 則留言:

王雪雪 提到...

很少遇到跟我觀念相同的人覺得很開心,現在的人都只顧自己的感覺,覺得台灣人的禮儀變的很糟,自行車不但騎上人行道連騎樓也照騎,昨天有兩個學生被我趕下騎樓真是太離譜了

王雪雪 提到...
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多點多點 提到...

寫的超棒的!請問我可以分享嗎?